第二百二十七章 卑劣的骑士


    这是一场迟早会来的战争,也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

    格林镇有城墙,如果那道高度不足一米,残破不堪,断断续续的土堆也算城墙的话,这道所谓的城墙显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阻挡骑兵的冲锋,这就意味着,从弗朗西斯领地到阿尔弗雷德领地几乎一马平川,没有任何障碍,天然适合大规模骑士冲锋绞杀,也让阿尔弗雷德完全暴露在骑兵的铁蹄下。

    道格拉斯与塞巴斯蒂恩约傍晚赶到的格林镇边缘,没急着发起进攻,因为就在眼前千米处,阿尔弗雷德的骑士团整装等待,从表面上看,双方规模数量差距不大,千人列队也都显得格外壮观;但仔细对比,就实在让人绝望了,比起道格拉斯伯爵这边统一的锁子甲、长枪大剑,只有罩袍上绣着的徽章图案不同,阿尔弗雷德那边便岂止是五花八门了,锁子甲,皮甲,制式铠甲,长剑,铁锤,等等装备异常多彩,就连身上罩袍绣着的图案也千奇百怪,让人一眼就能判断出这支骑士团的驳杂,也让道格拉斯和塞巴斯蒂恩轻易看得出来,阿尔弗雷德这是倾巢出动了。

    他们不会嘲笑。

    临死前的挣扎再滑稽可笑也都不奇怪。

    塞巴斯蒂恩与道格拉斯伯爵交换了眼色,又咧嘴朝他身旁的列佛笑了笑,随后便独自骑马走向了对面的阿尔弗雷德,尽管道格拉斯伯爵也与阿尔弗雷德有了血的仇恨,但这场战争终究是属于塞巴斯蒂恩的战争。

    奥古斯都同样独自向双方中央的开阔地带走去,不同的是,他是步行。

    相隔数月,他们再次在荒原看到对方,也很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遇上。

    总有一个人会死在这里。

    在两支骑士团对峙的中央,身后是各自的骑士,两旁是空旷腐朽,充斥着灰色调的荒原景象,没有风,没有阳光,安静却肃杀。

    塞巴斯蒂恩居高临下,俯视他战马前的奥古斯都,真是一如既往的讨厌那张总是从容自信的脸啊,不过是个罪民,在帝都根本见不得光,凭什么自信凭什么从容?现在,哪怕是死到临头了,他竟然还是这幅该死的神情?他扬唇,并没有掩饰他的蔑视和讥讽,道:“你居然没有跑,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奥古斯都仰头看着那一头火红的头发。

    他其实不反感塞巴斯蒂恩的高高在上,占尽了优势,换成是他,也不排斥在他敌人的面前耀武扬威,人之常情嘛,所以只是笑了笑,奥古斯都摊手道:“这里是我的领地,身后是我的城堡,我还能往哪里跑?倒是你如此迫不及待的赶来这里,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

    塞巴斯蒂恩没有理会奥古斯都话中的调侃,冷笑道:“在这里,没有君士坦丁,你也指望不上北面的异族,还有你用来狐假虎威的护教骑士团,你觉得还有机会?”

    奥古斯都轻轻摇头,坦率道:“很难,但总得试试。”

    “你放心,我不会很快杀死你,我要你眼睁睁看着你的阿尔弗雷德一步步走向灭亡,我要你在这个肮脏地方所做的一切都再无意义,我会亲手粉碎的你的所有,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都将因你而死,但你无能为力,你只能看着,你整个人生都将在怨恨与痛苦中度过。”

    塞巴斯蒂恩一字一句说出他真残忍的战争宣言。

    奥古斯都还是没有太大反应,甚至他脸上也还是没有太多表情。

    他不过是轻轻感慨道:“排比句果然很有气势。”

    ……

    随着他们返回各自的阵营,战争拉开帷幕。

    率先发起进攻的是道格拉斯的血狼骑士团,罗德里安的骑士并没动,眼前的阿尔弗雷德基本上已经是被按在爪下的老鼠,死是毫无疑问的,关键是怎么死,这个过程才最重要,很明显,塞巴斯蒂恩少爷选择了享受整个过程,他没打算在战争开始便彻底消灭阿尔弗雷德所有的骑士力量,而是要让奥古斯都一点点陷入绝望——不过话说回来,尽管人数不对等,但道格拉斯伯爵依然拥有击溃阿尔弗雷德骑士团的信心,这支杂牌骑士团也根本挡不住他的血狼来回冲锋。

    他向他的骑士团长罗伯特下令,后者点头领会。

    罗伯特放下头罩,只露出他的双眼,他将长剑高高举起。

    战马嘶鸣。

    400人规模的血狼骑士团如出笼猛虎。

    但很反常,对面阿尔弗雷德的骑士团尽管也拉开了冲锋的架势,却并没有迎着血狼发起冲锋,好像只是站在那里等待迎敌?问题是,骑士团的正面绞杀,没有冲锋过程所积蓄的强大气势,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敌人的冲击?尤其是阿尔弗雷德骑士团本身就比敌人弱小许多。

    道格拉斯冷笑斥了句‘蠢货’,随后跟他身旁的塞巴斯蒂恩道:“看来你要失望了,他们好像放弃了挣扎,用死亡拒绝给你享受。”

    塞巴斯蒂恩挑眉,但他还没说话,另一旁的列佛望着血狼骑士团奔腾的方向,皱眉道:“不要大意,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当然不会这样简单的等死。

    就在血狼骑士团高速冲锋,速度越来越快,几乎达到顶点奔腾到刚才塞巴斯蒂恩所站立的位置时,奥古斯都回头看向唐纳德老伯爵。

    老伯爵缓缓点头。

    他身后的老朋友安东尼迅速凝结手势,口中随即吟唱低沉咒语,他的施法很有节奏,这种节奏不仅体现在速度上,仿佛随着他的咒语,就连空气都变得燥热了许多,这让奥古斯都有些震撼,虽然知道实力强大的安东尼就是唐纳德家族的最后底牌,也知道后者拥有至少8级的魔法力量,但他头一次意识到这位跟他印象中刻板固执的魔法师很不同的大魔法师似乎真的很不一样。

    火苗突现。

    荒原初春干燥的空气无疑是形成火海的最佳土壤,再加上地面广阔无尽的枯草,几乎就在火苗浮现的瞬间,便直接点燃了空气,也点燃了大地。

    眼前景象磅礴而让人惊骇,血狼骑士团卷起滚滚烟尘,仿佛是冲向火海。

    “至少7级往上的大魔法师!有意思,荒原这种地方居然还有这样强大的魔法师?”

    塞巴斯蒂恩一眼瞧出这个第四法下元素魔法中的火系魔法应该就是‘燎原’,他听人说过,在帝都,像他们这种家世赫赫的贵族少爷,要接触到这些东西不算太难,看来,才刚开始,这群卑微的罪民就给他带来一个不小的惊喜啊。

    “有什么用?不过是存在于地表的大规模魔法,战场上针对步兵是有用,问题是对于骑士团来说,跨过去一样能够砍掉他们所有人的脑袋!”

    道格拉斯伯爵并不担心,尽管皱起了眉,但他依然不屑。

    最左侧的列佛突然指着血狼骑士团冲锋的方向,大声道:“快看!”

    那里,冲在最前线的血狼骑士毫无征兆的倒下数名,有烟尘与火焰阻挡了他们的视线,他们看不到那些骑士倒地的原因,但对于战争丰富的经验还是让道格拉斯伯爵立刻判断出,绝对是地上有陷阱,才导致了战马的倒地!

    哪有这样的骑士战争!谁有会在两支骑士团正面冲锋的战场上布置无耻卑鄙无耻的手段?

    就算遭遇过紫鸢尾的袭击,也知道那群败类根本不配被称为骑士,但他还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能够卑劣到如此地步。

    难怪与塞巴斯蒂恩对话时,他会选择步行,难怪他身后的骑士只是拉开了架势,却并没有发起冲锋。

    陷阱,火海,顿时让道格拉斯伯爵再也不能保持他的淡定,这一轮的消耗,他至少会再次损失上百名骑士,他死死咬牙,脸孔两侧青筋浮现,他狠狠咒骂:“这群可恶的渣滓,连上帝都会诅咒他们的骑士!”

    塞巴斯蒂恩与列佛隐晦对视。

    这样也好,由道格拉斯的骑士探路,终究是避免了他们的损失,倒想看看,除了这些,那个该死的罪民还有什么手段?

    ……

    火海吞噬道格拉斯的血狼骑士团,但面对火海与周围同伴的倒地,在罗伯特的指挥下,血狼骑士团并没有任何退却的念头,他们依旧勇猛而狂躁,踏着火海,踏着同伴的尸体,向阿尔弗雷德的骑士团进攻,也很快与阿尔弗雷德骑士团撞在了一起。

    陷马坑当然是奥古斯都事先让凯蒂恩尼所布置,这也是他唯一能够利用的主场优势,至于这个世界上那些刻板的骑士法则,奥古斯都是很尊重,但尊重能为他带来胜利吗?

    可能对于凯蒂恩尼这种将骑士精神牢牢刻在了骨子里的骑士来说,他肯定排斥抗拒他年轻伯爵的安排,他宁愿死在冲锋,冲锋,再冲锋的路上,也不愿用这种卑劣的方式获得胜利,但没办法,他到底知道目前他们所面对的敌人根本不可能战胜,为了渺茫的机会,他只能听从奥古斯都的安排。

    一切,为了阿尔弗雷德。

    凯蒂恩尼举起大剑,率领由他统一指挥的骑士团,他决然迎敌。

    ……

    ……(未完待续。)</p>
如果您认为《不朽王庭》不错,请把《不朽王庭》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不朽王庭 第二百二十七章 卑劣的骑士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