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章.颜如玉酯君子逑.黄金屋宇仕中有


    ( ..)    166章.颜如玉酯君子逑.黄金屋宇仕中有

    原来那范甘迪,范局长自得了博云雪,并将她安排到县一中之后,感觉老是住在望月楼甚不妥当了,你想一名人民教师老往宾馆酒店跑让人看到怎么想,所以范大局座就委托包武德找一处民宅,好作为他与博云雪幽会的地点,一来防人背后指点,二也可防备忻丽红发现。

    这包武德自那日去过范二毛的住处之后,心想这地方最适合范大局长适用,平时有个寡汉子范二毛住在里面,范大局长时不时的来住上一两晚上也不会惹人注意,得功夫自己也可以过来小住一天半宿,躲开殷慧娴与任贤齐的耳目,自己也可以偷腥吃嫖,快活谷里渡渡鸟,让鸟儿品尝一下鲜果。想着不由自主地偷笑起来。

    于是便向范二毛要了钥匙,又置办了一些家具,便领着范局长与博云雪来了。从此这房子范二毛不用交租了,什么也不用管了,反倒成了过客而已了,只有打理卫生的事了,这样一来二去范二毛心里不免有失落感,每当听到包武德,范大局们快乐的嗷嗷乱叫时,心里也会生出一种无名火,不过老祖宗说了“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贵贱之位明矣,你就顺天应理吧。

    范二毛想想也是,自己本来就是个没父没母,没儿没女的鳏夫,得如今之地位,已经是天赐恩施了,顺其自然的吧。想到这心也就平了,忍吧,于是又夹紧了大腿。

    按下范二毛心怀侧腹不表,回头再说自那日在任贤齐家家宴之后,杨县长印象深刻,对包武德的气质大为欣赏,对包武德的作派很是肯定,特别是对席间的一个女孩印象特别深刻。为了更进一步加深认识,加深了解,杨县长准备亲自前往望月楼,参观访问一下望月楼的员工,考察调研一下望月楼今后的发展,为此他这天早上一上班就电话通知了范甘迪,表达了自己的志向,并且特别嘱咐,这次活动是微服私访,只他一个人前往,不带陪同人员,另外特别要求,范局长也不能带随从人员,只能是单独行动。但是必须有一个人在场作陪,就是那个叫什么名字啊,好像她叫司马丽娜吧,对,对,就是她。说罢撂下电话,放下电话杨耀光县长开始遐想中午考察望月楼见到女员工的意境。

    这边范甘迪接完电话,放下手头的工作就往外跑,直奔望月楼,上楼就往任贤齐的办公室跑,进了任贤齐的办公室一看,任贤齐正坐在老板桌前看文件。

    气喘吁吁的范甘迪拍着桌子说:“快,快通知包老板,杨县长中午要来听饭。”

    任贤齐正在看今天饭店的购物清单,被范局长的声音吓了一跳,立马站起身来,用寻问的目看着范甘迪。

    “没听见啊?就是快点通知包武德,告辞他今天中午杨县长要来你们饭店,让他马上过来迎接,现在就过来,就说我已经在这等住了。另外一个人必须在场,就是司丽娜今天哪也不能去,就在店里等着杨县长。”范甘迪说罢喘口气,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任贤齐愣了一秒,立马回过神来,抓起电话就打,很快拨通了包武德的电话:“喂,喂,是武德吧。你快点来望月楼,钱县长马上过来,你必须三分钟赶到这里,范局长在这等你哩。”,放下电话口中还在不停地说,“这是真的呀?看来是真的,范局长亲自跑来通知一定是真的。范局长呀,你就是俺家包武德的贵人,这县长谁能请得动,别说请他吃饭了,平时咱这小百姓想见一面都难,有您范大局相帮,来俺家家宴不说,还要到这视察工作,真是俺家包武德上辈子积德,烧高香了,认识您老人家一大贵人,哎哟,这我可得好好感谢您。”说着已经来到范甘迪身边,拉着范局的手就摇,千柔百媚,风情万种般的撒娇卖俏,把个范甘迪看的眼冒金花,色出乌山,大有朋友妻也可欺的心情,不过还是使劲揺摇头,冷静一下说道:“我是说钱县长中午才到,先别急,等武德来了,咱们商量一下看怎么应对吧。”

    “中,中。”任贤齐一摆手,一正身收了刚才的娇媚,作个很认真的姿势说道:“范局长您不知道,你不给他说急点他心不在焉,耽误事咋办?”任贤齐说着话放了范甘迪的手又回到桌子前,扭头望着范局长亲昵地说:“范局长,您渴不渴,我给您到茶?”

    “不渴,大早晨的,哪会渴。我刚进办公室,屁股还没暖热,就接到杨县长的电话了,说中午要来你们这里视查一下,我一听就知道咋回事,啥子视查,中午到饭店能考察出啥逑来?分明是要来吃饭嘛。不过这是件好事,他能来这里吃饭,以后对你们可是大吉利的事情,以后很多事情就好办了。特别是司马丽娜同志,这个女同志很有招待能力嘛,是个好苗子,你们要好好培养。刚才杨县长电话里特别吩咐今天中午必须有司丽娜作陪。”

    “是,是,我马上通知她过来。”说着抓起电话就打。

    司马丽娜这会还正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哩,突然电话响了,司马丽娜抓起电话,还没放到耳边就电话那头传来任贤齐的声音,“喂,喂,是大丽吗?你马上来我办公室,快点。”还没等大丽回答,电话已经挂断了。

    司马丽娜慢慢坐起身伸伸懒腰,下床进了卫生间。

    包武德接电话还在去公司的路上,早晨事多,听他们几个汇报完工地上的事,简单作了一些吩咐,就往公司来。其实他这公司总部大楼,也就撑场面的,一般公司的工作都用不着在公司办,公司里他的办公室也就撑撑面子,真正有事,也是走到哪办到哪。这不电话一来,立马车子掉头,直望月楼而来。

    到了望月楼,又直奔任贤齐的办公室,还没进门就看见范局长与任贤齐肩并肩坐在沙发上说笑哩。

    包大老板一进门,醋意的说:“你们两个还挺亲密了,是不是趁我不在偷吃嘴了。”中国人凡事都喜欢你的也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朋友妻也会有是你的,也是我的想法,隔壁老王就喜欢串门儿。这包武德也是中国人看见隔壁老王来串门儿不免醋意起来。

    “你姐才好偷吃嘴哩。没正经的东西,范局长找你说正事哩,你又胡扯哪去了。过来,听范局长说话。”任贤齐没好气的骂道。这世上再严肃的人,只要一遇到女人,立马就变了尊容了。

    刚才在家还是正襟危坐的听手下汇报工作,这会一见小老婆立马又换成一张下贱顽皮的嘴脸。

    “范局长这么急找我啥事啊?”

    “杨县长说中午来吃饭,我一听好事啊。就马上赶快了。”范局长笑眯眯地说,说着又顽皮地笑了笑,说:“我看吃饭是虚,想见司丽娜是真的。”说完坏笑起来。

    “那你怎么不去叫大丽去,快去呀!”包武德看着任贤齐说。

    “我刚才给她打电话了。”

    “打电话怎么行,你亲自跑一趟。”

    “好,好,我去。”任贤齐站起身出去了。

    屋里剩下包武德与范甘迪,一个大老板一个大局长,要说这两人物在社会那都是有嘴脸的人,按理说这两人见面的时候不应该是正襟危坐,堂而皇之地谈话嘛。你错了,但凡是这种人,上台面一本正经,下台面,私的下在一起,说笑起来就是两泼皮无赖,这不,你听范局长咋说的:“武德,我昨天晚上把博云雪带范二毛那去,博云雪一夜没让我睡觉,也不知道你在哪买的那破床,一动就嘎吱嘎吱乱响,弄到我现在还头昏脑胀哩。”说完坏笑起来。

    “哈哈…哈哈,真有你的,也不怕累坏了,我看你这会可精神,一点也没见你有累样?”包武德大笑着问。

    “这你还不知道了,男人干这事有几个累坏的,别看昨晚博云雪没让我得闲,今晚回家照给你嫂子交公粮,不待有补仓的。”范甘迪说完得意的大笑起来。

    “高,高,还是范局长。”

    “不高啥逑法呀,我不象你,你把任贤齐置办到城外别墅里,光明堂皇,没人说没人管。我敢吗?我要像你这样,那这官帽不撸了。”说完一翻眼,笑笑。

    “要不这样吧,过些日子,我在城外也给你弄一处与我一模一样的房子咋样?”

    “别等了,别等些日子了,你现在,马上就去办好了,博云雪已经到一中教学去了,总得有个地方住吧?”范甘迪收了笑容,很认真地说。

    “好,你放心,我尽快办。”包武德也很认真地说。

    财是官之母,官是权的头。有财无官土财主,有官无财难作主,有官有权财为奴,权官财全真正富,天下官商是一家,女人黄金在仕途。

    “好,老弟,你也放心,有些事情是不用挂嘴上的。”说罢望着包武德使劲点点头。

    两人心领意会地笑了。

    正是:

    颜如玉酯君子逑,

    黄金屋宇仕中有。

    从来商官是一脉,

    富贵贫贱看王侯。(未完待续。) </p> ..
如果您认为《天济色盈》不错,请把《天济色盈》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天济色盈 166章.颜如玉酯君子逑.黄金屋宇仕中有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