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四节 精通汉礼的完颜襄


    b;/b;再说金国一方,有金国士兵因为李师儿乱蹬乱踢乱叫,准备上手帮助执白绫者,完颜襄轻轻一抬手示意士兵退后,然后走到李师儿面前“你没有读过书,我虽是金人却读过汉人的书,而且读的不少,我教你几句。”

    完颜襄开口,李师儿预感自已这一次肯定是死定了,便说道“我不甘心。”

    完颜襄只管讲自已的话“这天下有律、有法、有规、有约,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大义、良知,还有礼。你或许不懂,老夫再给你说的清楚一些。”

    说到这里,完颜襄向前走了几步,伸手一指韩绛这边大军阵营“将你送过去,陛下并没有提及半句为何将你送过去,或说那边的人应该如何对待你。”

    这话吓的李师儿花容变色。

    不需要形容,不需要再说的更详细,其可怕的程度她能想到。

    但完颜襄还是把话说透了“无论你遇到什么,这都是陛下之辱,而陛下还得承受着。因为这是休战的代价,停战和谈的代价。有些时候,活着比死要可怕的多,给你一根白绫,这便是韩绛给陛下留的颜面,你李家与韩家有过什么交易,你会不知?”

    李师儿再不挣扎,两个老嬷嬷一人一边,拉着白绫一直到她断气。

    再到夹谷昭仪,完颜襄说道“安心过去,对方不会为难于你,这位绛哥儿老夫显然看的还是浅了,他的心怕意比天下还大。”

    金锭收下,人收下。

    钱皓桁准备出阵谈判,钱泓宣伸手在他肩膀上一按,然后一指刘过、王仲行二人,两人马上明白,让旁边的人帮自已整理衣冠,然后随钱泓宣一起到阵前谈判。

    完颜襄见到钱泓宣明显一愣。

    钱皓桁出现,代表是临安钱家嫡长孙,是韩绛的岳父。

    但钱泓宣出现却是不同,代表的是整个吴越钱氏。

    但来自已的猜测恐怕要成真了,韩绛的目标真的是天下,不仅仅是宋金,可能会更大。

    理由很简单,只是对金国作战,不可能绑上整个吴越钱氏大族。

    “老夫钱泓宣,在朝廷没有官职,只是领一个幕僚的吏钱,现代表华夏与你谈判。”

    完颜襄很郑重的一礼,而后问“何谓华夏?”

    钱泓宣反问“君何解?”

    “华为中,诸夏周之威仪,那么天地中心既为华夏,四方为夷蛮戎狄。夏既是华、华既是夏,便是中原大地。盛唐之世有释意礼仪之大故称夏,服章之美谓之华。那么华夏既有土地之意,也有礼乐之释。”

    钱泓宣暗自佩服。

    一个金人,还是金国皇族能把汉文化学到这个层面上,实在是厉害。

    特别是最后一句,华夏一词确定不仅仅是地理层面上的地域,更深的却是这片土地上的文明传承。

    完颜襄紧接又说道“依先秦古籍,华夏有多大?夷蛮戎狄又在何处呢?”

    钱泓宣不由的点了点头,依学术上讲,确实是如此。

    最初的华夏就是中间那一小块地方,整个天下十之八都在夷蛮戎狄手中。

    完颜襄说这话却不是为难钱泓宣,也不是让钱泓宣尴尬的,他继续说了下去“耕田、识字、讲礼仪廉耻,还有仁义礼智信。你家绛哥儿争的不是土地,是人心。”完颜襄伸手一握钱泓宣的手臂“公随我来。”

    完颜襄拉着钱泓宣足足往韩绛这边军阵走了一百步,而后伸手一指“军阵那位将军,难道不是谭州一带让宋国朝廷头疼的瑶民?”

    钱泓宣说道“不是,朝廷分的糊涂,相国看到的是截大耳环的,他们是苗民,旁边那一阵才是瑶民。再往旁边的是僮人,那边是畲人,朝廷也有称呼他们叫山人。”

    哈哈哈。

    完颜襄大笑几声后“钱公,停战吧,我金国这次败了,你家绛哥儿心智高人一等,但他有意无意中流露出一个消息,若我金国若是元气大伤,草原上一但出现唯一的可汗,我们金国故然有亡国之危,但你们能好到那里去?”

    “宋金之间的仇恨,怕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的。”

    “公为宋而谈?”完颜襄狠狠的将了钱泓宣一军,他接着说道“我今天也不粉饰什么,你我年龄相当,虽然有文武之差,我也是读过书的,今日不谈判,谈谈心。”

    “好。”钱泓宣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摆酒。

    是真摆酒,金国一边出四道菜,韩绛这边也派厨师制作了四道菜。

    完颜襄身边是粘割、董师中。钱泓宣身边是刘过、王仲行。

    满上酒,完颜襄说道“最初,我们金人是不甘心辽人的欺压,举兵反辽。可打着打着,打出的甜头,捕鱼、打猎、种田那里有打劫来的快,这才有的南下攻宋一战,但你们也别说,这其中没有宋王的过错。”

    钱泓宣举杯一饮而尽,算是认可了完颜襄的话,也承认大宋朝廷问题很多。

    完颜襄继续讲“而后,没读过书,不识字的一群山里海边出来的,都想自已有许多奴隶,这也是常事。但后来,岳帅打出了威风,我听祖父讲过岳帅第四次北伐之时,黄河北岸聚集了四十万义军,依祖父所言,当时他吃不下,睡不着,怕。”

    “后来呢,我金国数位陛下都在改善民生,保护汉民的权益,给予汉民足够的官府高位,当今陛下,更是为改善金汉关系作出许多努力,论学识吾皇精读汉学。”

    “再说一句,绍兴议和之后,钱公自问,我金国民政如何?”

    钱泓宣深吸一口气,他不想承认,可却不得不承认。

    这不是胡说,而且完颜襄没有一个字的夸大,自绍兴议和之后,大宋朝廷的、权贵的压榨,都不用提被大宋狠狠压在地层的归正人,只说普通百姓,过的确实不如金国的普通百姓。

    金国这边的百姓,指的就是普通百姓,无论是女真人还是汉民或是渤海人。

    除了契丹人。

    “开价吧,我金国要和谈,不愿意几十万精锐就这么折损在这里,我们的援军最快还需要十五天,你们打下中都,若不惜代价,或只用五天。”

    钱泓宣点了点头。
如果您认为《绛色大宋》不错,请把《绛色大宋》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绛色大宋 第七三四节 精通汉礼的完颜襄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