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摊牌!


    ,最快更新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带着人出门的时候盛家人还在卓琳的公馆外面徘徊着不肯离开,不过守卫得到了卓琳的命令自然也不会再放他们进去了。

    盛家人多少还是要点脸的,并不敢如泼皮无赖一般在地上打滚耍赖哭天抢地,守卫也就懒得管他们了。

    看到冷飒一行人从里面出来,盛家人还想上前来说话。他们刚才可是看到了冷飒一直站在卓琳身边,不过有徐少鸣和江湛在,他们自然也接近不了冷飒只能看着她上车远去。

    “那是谁?”盛老夫人不悦地问道。

    她对卓琳不满,自然也不会喜欢跟卓琳站在一起的冷飒。卓琳这个女儿在盛老夫人眼中是一生的耻辱,在盛老夫人看来冷飒和卓琳分明就是同一种人,都是那种不安于室的女人!

    扶着她的青年小声道,“那好像是傅家的大少夫人。”

    “傅家的人?!”盛老夫人的声音急促尖锐到有些破音,听起来格外刺耳就连她的儿孙都忍不住皱了皱眉露出忍耐的表情。

    盛老夫人并没有注意,消瘦的手指抓住了孙儿的手,“她是傅家的儿媳妇?!傅政的儿媳妇?!”

    青年并不知道卓琳当年和傅家的关系,只是有些诧异地看了祖母一眼,“是啊,她是傅家大少傅凤城的妻子。傅少夫人最近在京城很有名,许多报纸上都有她的照片。”

    盛老夫人冷哼了一声,道:“没想到她竟然还跟姓傅的有来往?这个孽女!真是…丢尽了盛家的脸!”

    “娘……”盛老爷有些局促地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守卫,低声道,“咱们先走吧,别在这里说了。”

    盛老夫人还想说什么,到底是忍下了一口气让人扶着走了。

    “没想到卓女士的家人竟然……”那么奇葩。

    冷飒回头瞥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傅钰城,“有什么可奇怪的?”

    傅钰城正想说话,突然反应过来冷飒这话分明就是嘲讽。再想想他娘对大哥的态度,傅四少顿时哑声了。

    “少夫人,卓女士那里我们需不需要……”

    别人不知道,徐少鸣可是知道卓琳女士和他们督军原本的关系的。虽然说不上是旧情难忘,但督军对卓女士肯定是不太一样的。如果有需要他们帮帮忙也是应该的。

    冷飒摇头道,“不用,有龙少和卫当家在呢,卓女士的私事我们不好插手。”

    徐少鸣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张佐最近的心情非常不好,此时面对着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的张弼时尤其不好。

    张弼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张佐,在外面挥斥方遒的首相也难得地皱紧了眉头,“你最近到底惹上什么人了?你跟我说说,我看看能怎么解决也好。”

    原本张弼还怀疑是不是改选将近有人针对自己,但这接二连三的事情过后他也反应过来了。如果是针对自己那目标更应该是张静之和张徽之兄妹俩,而不是逮着个张佐咬着不放。

    张佐自己显然也是清楚的,否则他不会突然搬回来又搬走。

    张佐有些不耐烦地闭着眼睛道:“我这个样子,能惹上什么人?”

    张弼这次却没有像往常那么轻易相信他然后放过此事,而是皱着眉头坐在他床前语重心长地道,“二弟。”

    张佐睁开眼睛看着他,张弼沉声道,“我答应过父亲一定会护你周全,这些年你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情,你真的以为我一点也不知道吗?”

    张佐沉默不语,张弼摇摇头道,“咱们这样的人家,私底下做些什么都不奇怪,你若是真的什么都不做,那才是奇怪了。你不喜欢我管你的事我就不管,但是…我一直以为你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你到底想说什么?”张佐撑着床铺坐起身来,看着张弼冷声道。

    张弼问道,“你让人将盛家的人带到京城来,是想做什么?卓琳之前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张佐平静地道,“盛家,确实是我让人接进京城的,有什么问题?”

    张弼道:“当年父亲和我都问过你,你说对那桩婚事无所谓,成也可不成也可!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还去招惹卓琳做什么?你以为她是什么任人戏弄欺凌的弱女子么?”

    张佐冷笑了一声道,“我当然知道,她背后还有龙啸,逼急了说不定傅政和萧铸也得跳出来。”

    “你既然心里明白,她有什么地方招惹你了?”张弼有些头痛地问道。

    当年那桩婚事确实是盛家不太厚道,但张佐和卓琳没见过面,更没有感情,甚至两家压根还没谈成婚约卓琳就跑了。

    张家虽然不太高兴但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也不是每桩婚事都能一谈就成的。就他自己那个儿子,暗地里也不知道探过多少婚事不也没成么?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张静之看不中女方不赞同婚事,只要还没正式定下婚事一切就都好说。

    卓琳是在婚事没谈好之前就离开了,还专程写信跟张家说明了情况并且致歉,总比订下了婚约再跑或者让张家蒙在鼓里直接定下婚事要强吧?

    之后没多久张佐就另外订婚成婚生儿育女了,真正见到和认识卓琳已经是几年后的事情,张弼实在不明白弟弟这到底是哪儿来的怨气。

    张佐淡然道:“她没什么地方招惹我了,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就是谁让她看上傅政了?大哥…我这也是帮你啊。”

    张弼脸色一变,“你还想去招惹傅政?!”

    张佐笑道,“你装什么傻?我不是想招惹傅政,是已经惹上了。你不是想知道是谁针对我吗?傅政的儿子和儿媳妇。大哥,你准备怎么办?”

    张弼的脸色瞬间变得格外难看,很多事情不点不通,而窗户纸往往都是一捅就破的。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张弼怒道。

    张佐笑道,“我当然知道,我只怕是你不知道。”

    “你!”张弼这辈子大概都没有这么生气过,但面对着眼前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毫不在乎自己到底给张家惹了多大麻烦的弟弟他却连火都发不出来。

    良久才有些颤抖着嘴唇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张佐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你居然问我为什么?”

    张弼道,“难道我不该问你?!你就这么恨张家,恨不得张家跟你一起毁灭?”

    张佐脸色阴沉,盯着张弼道,“你就这么肯定我赢不了?”

    张弼苦笑道,“你觉得你能赢么?这段时间京城发生了多少事情,你觉得是你赢了还是傅家赢了?我现在才明白了…从纳加回来之后,傅家就再也没有主动找过张家,原来人家是早就防着我们了。”

    张佐笑道,“大哥,你急什么?我们当然能赢,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今年你想要连任的机会并不大。但是…只要我赢了,这京城还不是张家说了算。”

    张弼面无表情地看着张佐并没有回话,张佐半点也不在意,“只是…有些事情需要大哥帮忙。你也知道…张家现在也是跟我绑在一起的,我出了事,张家也跑不了。你的那些对手可不会给张家再一次爬起来的机会的。”

    张弼冷冷地盯着眼前笑得肆意的张佐,仿佛根本就不认识眼前的人。

    多少年了,或者说有生之年他从未见过张佐笑得如此张扬得意。

    张佐微笑道,“大哥这么看着我,该不会是想要将我推出去吧?大哥你别忘了…你当年答应过父亲什么,还有我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还有……你觉得这有用吗?就算傅家和龙家不跟你计较,你觉得段玉麟和余成宜那些人会放过你吗?大哥,你可不是如此天真的人呐。”

    张弼闭了闭眼,沉声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张佐道,“对大哥来说很简单,只要大哥肯配合就好。”

    张弼道,“我不能拿张家的未来陪你赌,你斗不过傅政和龙啸。”

    张佐并不在意,“如果傅政死了呢?”

    “……”

    冷飒带着傅钰城和傅扬城踏入首相官邸是张静之亲自出面接待的,好几日不见张少依然风度翩翩出尘拔萃。

    听说冷飒是来探望张佐的,张静之也没有怠慢直接领着他们去了张佐暂住的院子。

    之前的院子虽然只是被炸掉了院子里的一棵树和一张桌子,张佐也没有再住在那里了,而是换了另一处院落。

    反正整个官邸面积大但张家人却并不多,也不差这一个院子。

    不知怎么的,冷飒觉得张佐的精神似乎比之前在医院里还要好一些,接而连三的事情对他的刺激似乎并没有冷飒预想之中的大。

    他甚至还当着张静之的面语气和蔼地跟冷飒寒暄了几句,直到张静之被他支出去招待傅钰城和傅扬城,张二爷的脸色才微微沉了下来。

    “傅少夫人好手段。”张佐盯着冷飒沉声道。

    冷飒面带微笑不疾不徐地道,“张二爷这是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张佐冷哼了一声道,“傅少夫人怎么会不明白?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少夫人倒也不必作态了。”

    冷飒耸耸肩,“张二爷是不是病得太久有些糊涂了,我真的听不太明白您在说什么。今日前来是听说昨天张二爷受了惊身体不适,我们家傅少杂务缠身无暇亲自上门拜会,这才嘱咐我过来探视的。”

    张佐定定地盯着冷飒,好一会儿才道,“看来贺儒风那个疯子确实没在少夫人手里讨到什么便宜。”

    冷飒微笑不语,那眼神充满了包容仿佛是在看一个闹脾气的老小孩。

    片刻后,冷飒才轻叹了口气道,“看来二爷没什么话要说了,我就不打扰二爷休息了,希望二爷早日康复。”

    房间里除了张佐有些沉重的呼吸声一片宁静,看着冷飒转身要走张佐厉声道,“站住!”

    冷飒不解地扬眉,“冷二爷还有什么话要说?”

    张佐冷笑道,“傅少夫人觉得自己来了还能出去么?”

    冷飒轻笑了一声,道:“二爷别开玩笑了。”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冷飒笑道,“且不说…我是光明正大走进张家的,如果我真的出不去张家要怎么对外解释。二爷如果真的想要留下我,也不该这个时候开口,你说对么?”

    张佐眼神微闪,道:“傅少夫人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奇女子,跟着傅凤城未免可惜了。”

    冷飒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张二爷也算是长辈,这话可不是您应该说的。况且,您也不具备策反我的条件,所以还是算了吧。”

    张佐的耐心似乎终于消耗殆尽,盯着冷飒声音有些阴恻恻地道,“年轻人太狂妄了不是什么好事。”

    冷飒平心静气地笑道,“二爷在院子里宅得太久了,偶尔出来看看外面的天空也不是什么坏事。告辞。”

    这次张佐没有再留冷飒,只是定定地盯着她走出去的背影没有说话。

    片刻后,有人从里间走了出来。

    张弼看着张佐道,“看来,这位傅少夫人比你以为的更加聪明。才这个年纪,说话做事滴水不漏,傅家当真是捡到宝了。”

    张佐轻哼一声道,“再聪明又如何?若不是有傅家她算什么?等傅家没了她的死期也就到了。”

    张弼摇了摇头道,“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我不希望让张家跟着你陪葬。”

    张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觉得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张弼有些沉痛地道,“我只恨这些年对你太过放纵了。”

    房间里安静了许久才响起张佐凉薄的笑声,“可惜啊……晚了。”
如果您认为《我在豪门当夫人》不错,请把《我在豪门当夫人》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我在豪门当夫人 425、摊牌!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