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开始


    ( ..)    沙夜最后还是没有应陈大伟的请求而出现在今天的出发队伍里面,所以只能是剩余的四人组成一队进军之前那个竞技场,今天已经是紫渊跟七夜杀对决的日子,抛开个人恩怨之类的话,本质上还是两个团队之间第一次的正式交锋,然而比起现在还相安无恙的七月佣兵团,女王之刃这边的人数仅仅剩下一半成员,现在就是连他们所追随的女王都不主动出现,又怎么指望能得到其他人的重视呢?虽然,陈大伟和其他人也不指望得到外人的重视这一diǎn,但从整个团队形象来说,“女王之刃”现在这个人数配置,完全只是个二三流的团队无疑,正是如此面临着整个陵阳城观众的巅峰对决下,也就会造成这边不被人高看的印象。

    等四人一起到了休息室里头之后,作为即将上场的紫渊虽然开声,但是从她现在这副有些不上心的表情上还是能看得出沙夜没有出现是有多失望的,鸦羽和红衣两人一样能察觉出来,但她们又不能为此开口说diǎn什么来安慰,倒不如说如今能调整过来的人只有紫渊自己一个人而已。而且比起沙夜会不会来看比赛这事,鸦羽现在更加关心的是陈大伟到底有没有想到阻止紫渊消失的办法,奈何今天的红衣似乎就是在这件事上面惦记上了,一直都没有给到她这边空出些时间来,甚至连打眼色都被时刻关注着,更要命的是陈大伟在这方面是一直没有任何表现,就好像完全读不到鸦羽的信息一样。

    “果然有古怪!”红衣内心还计较着,昨天她有出去找个八日梦,奈何是对方并没有被她轻易找着,今天再看鸦羽的表现,结合昨天发生的事情,就更能肯定她跟陈大伟一定有着相当重要的秘密没有告知自己和紫渊,对于这件事越是一头雾水,她就越是上心,所以今天的红衣就一直紧跟在鸦羽身边,时刻关注着对方的表现,而且她本人也是相当想不明白,究竟是有什么秘密一定要瞒着自己不说的?这样往深一想,就只会让红衣更加在意,而且这件事绝对不会是好事,这是她敢肯定的!

    陈大伟并不是没有注意到鸦羽打过来的眼色,然而∠dǐng∠diǎn∠小∠说,.2≦3.o≠< s="arn:2p 0 2p 0"><srp p="/aasrp">s_();</srp></>现在的他根本给不到对方一个满意的答复,倒不如说现在的自己已经是考虑着要在这场决斗之中,硬着头皮在必要的时候硬插一脚进去,目前也就只有这样做,才能阻止到紫渊的消失,然而这样做的后果会是什么样,他完全可以预知到,只是一旦把这个方法告诉鸦羽,只怕她会在中途就忍不住冲上场去了,所以陈大伟现在是必须表现得一副“自有分寸”的表情,同时又得找借口来避开鸦羽的眼色,幸好今天红衣的表现也算是给他这边来个不错的助攻了!

    四个人都没有怎么开声说话,距离比赛还剩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平静,其他三人就是为了让紫渊能够调整好自己状态而不敢吱声半句,而她本人也是闭目双眼的在养精蓄神之中,是该将沙夜这位女王有没有过来观看这件事,暂时给搁置到一边,重要的是得让自己更快的进入绝对的状态,尽管是还没上场,但紫渊现在是已经能联想到上了场之后,跟七夜杀的交手到底是有多激烈的,只要这样稍微的想一下,她的状态自然就上来,这种模拟性质的脑补行为,也算是多亏活了那么长时间而在战斗之中累积出来的经验,这才是紫渊目前领先七夜杀的重要因素。

    上场的时间很快就被人通知下来,紫渊大口将浊气呼出之后,才将眼睛睁开来,完全一副绝佳状态的样子,鸦羽和红衣两人互相对视一眼,稍微是能安心一下,两人踌躇了一下,还是在紫渊上场之前,纷纷说了“加油”和“要赢”的话出来,在这些鼓励的话之后,迎来的,还有陈大伟的一句“好好享受”的话来,紫渊初听的时候还楞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立即笑着回应道:“嗯,我会好好去享受这场对决的,还有,这些日子麻烦你帮了不少忙了,我先在这里说声多谢吧!”

    完全是在竖旗的一番话,真让陈大伟不知道该怎么来回话,但是他更不想在紫渊上场前再说些其他话来导致她分心,还不如让她更安心的上场去比赛而接受了这句道谢,然而有今天这样的比赛,不止是陈大伟一个人的功劳,要是沙夜不支持的话,这事也根本举办不起来,而作为代价,女王之刃还要跟陵阳城这边结成临时的盟友,所以在这些条件之下,陈大伟的作用也仅仅是牵桥引线之中的出了一份力而已。

    伴随紫渊被呼唤上场,剩余的三人也是赶紧在这边的工作人员安排之下,来到特等的观众席上面,这时候的场上,主持人还在有完没完的介绍着七夜杀那边的相关信息,像她那样能短时间内在冒险界疯狂刷上第七名积分的角色人物,完全是值得吹捧上天的,何况是比赛以来的新选手,要被大家所熟悉也自然是靠主持人这边的介绍了,但是这些信息内容一直暴露出来,真的没关系吗?而且这样吹捧法,就是连陈大伟都听不下去了。

    至于紫渊的介绍,则是简单得多,而且是在第一场跟重荒的比赛上面挑着说的,毕竟是打败了陵阳城的“酒徒恶霸”,但也多得在这方面上的介绍没有花上多长时间,只剩两人在场的时候,这场比赛也终于进入了最终的倒计时阶段!

    双方相距的范围很长,而伴随最终一声“开始”之后,紫渊便是抢先手发动起一轮光炮的射击,完全不将这把龙破戟当成近战的兵器,而是一把完全没有火力限制的机关枪一样的将光炮扫射出来,她这么一先手的目的可以说是很简单的试探,而且这次不吝啬使用龙破戟发出来的光炮,也就意味着紫渊会在接下来这自己的所有本事运用到极致为止!对比起上一场的比赛,确实是两种战斗风格了,何况这些光炮的破坏力度一diǎn都不弱,速度上就更不用说了,不仅是正面袭向七夜杀,就连对方的运动轨迹全都被这一次扫视彻底封锁起来,也就意味着,紫渊只要继续维持只有那个的疯狂输出,单靠光炮就很有可能将七夜杀打个无法还手的地步!

    决定光炮破坏力上限的是畜力时间,可就没有决定伤害下限的因素,倒不如说这把龙破戟能被称为神器,很大的原因就是它本身的设计理念就是这种破坏力极强的光炮射击,七夜杀也是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开局,因为在海港城的时候,她就已经跟紫渊交上手,能从当时的身手里面可以摸索出对方的一些战斗套路,可是如今确实是让她大吃一惊了,要说现在能靠自身武器将这些光炮抵消掉的,也就只有破坏力极大的杀生以及,防御力惊人的花瓣伞,但使用这两件的条件都是得发动王者之力,而且是不能同时使用的,如果非得要用别的方法,那大概就是先使劲的逃开这一个局面,但是真决定这样做的话,也就代表着这第一次交锋就是七夜杀先落败了!

    这可不是值得玩笑的判断,但不得不说,紫渊这一轮抢先攻击的用光炮实施压制,就完全将普通状态下的七夜杀行动彻底封锁了,而且根本容不得让她有其他选择的机会,几乎数道光炮前后而至的瞬间,七夜杀起手就拿出了第一把出场的武器,而且更为重diǎn的是,她用了王者之力了!是开启了王者之力的右手,将武器库里面的蝶舞瞬间拿出来之后,便是一个旋转式的抛投,随手就扔出去,而就这么一个动作之下,扔出去的蝶舞毫无轨迹可言却是自己撞上了最先过来的光炮上面去,摆明是想用武器来挡的,但是这样一把蝶形飞刀真能将所有攻击挡下来吗?

    一把当然不可能,何况七夜杀所有的逃跑路线都被紫渊提前锁定上了,而光炮的发射速度,几乎能用“秒射”来形容,这样疯狂的发射速度摆明就是要压制到不能还手为止,然而,光炮撞上蝶舞之后,炸响的一瞬间,如同魔术一样,受到攻击之后的瞬间,这把蝶舞居然一分成二,再以一个不规则的旋转飞舞分别再撞上两轮光炮上面,结果,蝶舞再度分裂成四把,继续自转着以如同惊蝶一样的扑散方式,再一次撞上光炮上面,然后又是再度一次的分裂!

    这就是妖之蝶舞的疯狂分裂能力,但要发动这能力,也是必须要用上王者之力才能做到的,而且就算光炮的破坏力再强都好,要击碎作为神器本身的蝶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直接用自律型分裂武器,要将紫渊的所有攻击挡住也并非是难事,何况,蝶舞同时也是能作为武器的发动进攻,也就是在这个变数开始之后,七夜杀的第一次反击开始,一把蝶舞是绕过了紫渊的视线,从她背后突袭而至,就连观众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在攻击的时候一并惊呼出声来,只是比他们的惊呼声更快的,还是紫渊的反应速度,尽管她是没搞清楚这把飞刀是怎么绕到自己背后的,可是她却能靠着天生的战场触觉,预知到危险的到来,在一瞬间起手,轻易就将蝶舞这把大飞刀击落在地上,而且这次,这一把蝶舞并没有出现分裂的状况!

    实际上,蝶舞的分裂是有限制条件的,并非说一旦受到攻击就会进行分裂,紫渊还得摸索清楚这样的发动条件,现在再使用光炮也是无济于事的,所以她也是停下手来,反正自己最初的目的已经做到了,让七夜杀一开始就用上王者之力,这绝对是所有人都预估不到的展开吧!不过确实是这样,两人都是属于近身好战的类型,本应该是一开始就刀光剑影的进行激斗的,但紫渊就是反其道而行,开始用光炮来压制,这样对于一个近战狂人来说,也是完全弱势的一环,要克服这一diǎn,就肯定要使出真本事出来,这些都是紫渊一开始就打算好的计划,成果也自然不言而喻。

    但是,等待她的,并非是冲过来的七夜杀,而是,将光炮如数抵挡了之后,分裂出来的数十把一模一样的旋转飞刀,蝶舞,几乎是漫天的乱飞起来,七夜杀根本不用去操作,只管露出得意的笑容,等着紫渊这边接下来的狼狈表现,蝶舞的攻击毫无征兆的发动了,完全没有轨迹可以预测的进攻方式,以各式各样的位置飞射而至,一轮绝对让人眼花缭乱的攻击开始! ..
如果您认为《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不错,请把《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二百四十一章:开始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