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回 仗剑江湖游


    第二百六十三回金蚕功的致命缺陷

    “混账,居然敢暗算老夫!”殷天豹缓了一口气,不禁骂道。

    潇客燃无忧无喜,说道:“我说过只要你用金蚕功我就会出手,再者我也喊了住手了,就不算是暗算了,再说你不也丝毫没有受伤吗?”

    殷天豹冷哼一声,说道:“死到临头嘴还这么硬,老夫让你看看什么叫无谓的挣扎。”说着双手微抖,由下向上画一个圈,似乎要把金蚕功的内力全部激发。

    忽然殷天豹脸色一变,双手在半空之中也是一停,轻咳了两声,似乎一口气喘不上来,但旋即有恢复过来。

    潇客燃跟莫少龙两人相视一眼,均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不禁冲了上去,莫少龙适才插入土中的长剑此时也被他抽出,一剑刺向殷天豹的喉咙。

    面对刺来的两柄长剑,殷天豹居然视若无睹,任由长剑刺来。

    潇客燃脸色微微一变,他这一剑本来是想刺向殷天豹小腹的,可见他居然没有躲闪,心念一动,以为是殷天豹是受了内伤,适才还咳了两声,一定是用劲过猛,此时还没有恢复过来,他不肯一剑就这么刺死外公,长剑一晃,便刺向了殷天豹的手臂,若是不取他性命而能断他一臂也算好的了。

    莫少龙看到潇客燃的变化,心中轻叹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但他跟殷天豹非亲非故没有什么顾忌,剑势不变,依旧向着殷天豹喉咙刺去。

    潇客燃跟莫少龙的长剑同时刺中了殷天豹的身体,可是预想中的鲜血迸流却没有出现,因为两柄长剑根本没有刺入身体丝毫。

    两人脸色一变,手中力道不禁加重了几分,可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殷天豹看着二人,眼中满是不屑之色,双手一扫,便把二人的长剑扫开,单手向莫少龙的脑门抓去。

    莫少龙大骇,急忙退开。

    殷天豹却不依不饶,继续想莫少龙扑去。

    潇客燃的长剑被殷天豹扫开之后,他手一抖,剑锋又是一转,同时掠过殷天豹,闪到他的身后,一剑劈下。

    “啪”的一声,殷天豹的衣裳被潇客燃的长剑撕开了好长一道口子,露出里面褶皱的肌肤,可是依旧没有丝毫血迹流出。

    潇客燃再定睛一看,双玲宝剑居然只能在殷天豹身上留下浅浅一道白痕,心中大骇,金蚕,金蚕,这就是金蚕功的真正奥义吗?双玲宝剑在江湖上可算是名副其实的削铁如泥的宝剑,可是对此时的殷天豹居然只能留下如此浅的痕迹,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如何会相信世上还有如此高深的武功。

    只见殷天豹一心想莫少龙逼,把莫少龙逼得不停后退着,还好莫少龙虽然受伤,但内力始终深厚,身法又颇为诡异,几番躲闪还不至于出现性命危险。

    潇客燃脸色渐渐难看起来,他岂不明白适才自己并未尽全力,莫少龙也没有,殷天豹更是隐藏的极深,适才的打斗此时看来倒是有些戏耍他二人的意味。

    潇客燃见殷天豹不顾自己直扑莫少龙而去,也明白了他二人是彻底激怒了殷天豹,而且定是殷天豹见莫少龙适才受伤,此时一定打算尽全力将莫少龙毙于掌下,剩下自己也便不足为虑了。

    不过此时的殷天豹跟适才也有了一些不同,潇客燃可以明显感觉到殷天豹的身法比适才慢了许多,心想这就是金蚕功的代价吗?忽然一个激灵,说到身法他立刻想到了“天残三式”。

    “天残三式”极为霸道,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使用,因为其对敌手虽是伤害极大,但是对自己的反噬也是不小,再者若是对方侥幸躲开了,那接下来对自己的形势就会极为不利,此时看到殷天豹的身法迟缓了许多,自然便想到了“天残三式”。

    他抬起手中长剑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要把全身的内力集中在长剑之上,忽然潇客燃脸色一变,不得已之下长剑插入石中,尤为急促地呼吸着,欢乐一口气后,喃喃说道:“太勉强了吗?”

    原来因为“天残三式”的霸道,对自身也是极大的负担,若是潇客燃在元化神功大成之后的全盛时期,他间隔不久便能挥出两次“天残三式”,可是适才施展轻功奔了那么久,又跟殷天豹打了那许长时间,此时要想再一次挥出“天残三式”实在是太勉强了。

    忽然潇客燃内心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提起一口气,跃到莫少龙身前替他挡住了殷天豹几个攻势,同时把莫少龙往后推开,自己便急忙闪开,大声说道:“外公,我们做个交易吧!”

    殷天豹冷哼一声,说道:“此时才想要做交易,不觉得太晚了吗?”

    潇客燃也不答殷天豹的话,说道:“我跟少龙兄把元化神功跟莫阳真经交出来,你就放过我们吧。”

    闻言,莫少龙一怔,缓了一口气身子微微前倾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旋即觉得潇客燃定有其用意,便不再说话,立马调息起来,此时内息能缓和多少是多少。

    “现在才想着要讨饶啊,好,你去把他杀了,再把元化神功交出来,从此以后听从老夫的命令,老夫可以饶你一命。”殷天豹指着莫少龙要潇客燃去把他杀了。

    潇客燃看了莫少龙,心中似乎很是为难的样子。

    殷天豹见潇客燃犹豫不决,见莫少龙也看向这里,便对莫少龙说道:“莫老夫欺负你,老夫也跟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杀了潇客燃,把莫阳真经交出来,从此以后跟随老夫,老夫同样可以饶你一命。”

    潇客燃跟莫少龙相视一眼,这明显是反间计谁看不出来,要他们自相残杀殷天豹好坐收渔翁之利,殷天豹打的如意算盘。

    潇客燃又说道:“这样吧外公,我同时把天残三式交出来,你就放过我们二人吧。”

    殷天豹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喝道:“天残三式算什么,老夫可看不上眼。”

    听到殷天豹对自家神功的蔑视,潇客燃非但没有愤怒,反而呵呵笑了起来,说道:“外公,看来客燃想的一点没错。你并非想要把元化神功跟莫阳真经一起融合在你的金蚕功里,而只要其中一种就好对吧?”

    殷天豹神色微微一变,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潇客燃继续说道:“因为元化神功跟莫阳真经都是威震江湖的盖世神功,数十年前你便觊觎这两部功法,所以派人分头潜入清风堂跟莫阳寨想要把这两部功夫占为己有,直到数年之前,你得到了莫阳真经,但却发现莫阳真经残缺不全或者真像莫少钰说的那般要去领悟莫阳寨的其他武功才可以,但是你身有金蚕功根本不能再融合太多别派的武功也没有那个时间跟精力去研究,而修炼前半部又达不到你想要的威力,便把目光转移向了清风堂。”

    潇客燃轻咳了两声,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而你一直觊觎这两部功法的原因是,金蚕功跟天残三式一样都极为霸道,但都是未伤人先伤己的武功,你不敢持续运用金蚕功,所以才会有之前忽强忽弱的内力。”

    被潇客燃一语道破,莫少龙一阵恍然,若真如潇客燃说的那般,那殷天豹之前的一切举动都可以说得过去了。

    殷天豹听了潇客燃的话后,却没有丝毫的动怒,反而神色缓和了许多,忽然像是老人看着自己的孙子,慈祥的开口:“客燃,你确实非池中之物,他日定能翱翔于九天之上,来吧,我是你外公,来到外公身边助外公一臂之力,他日你也定是武林霸主。”

    潇客燃轻声说道:“万物到头皆是过眼迷烟,回头吧!”

    闻言,殷天豹脸色又变化起来,说道:“回头?这么多年过去了,外公回不了头了。”

    潇客燃轻叹道:“外公,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殷天豹忽然仰天一声长笑,说道:“客燃,外公知道你们一开始便是想要跟外公耗下去,你们以为自己年轻气盛,外公年老体衰,没有办法跟你耗,此时跟外公确认心中所想也是打着证实你的想法后继续跟外公耗下去,但是外公可以告诉你,你们没有跟外公耗下去的资格,外公最后问你一句,愿不愿意煮外公一臂之力。”

    潇客燃摇了摇头,说道:“外公,邪不胜正!”

    潇客燃简单一句话已然表明了心迹。

    殷天豹的脸色旋即又变得阴狠起来,喝道:“那便去死吧。”说着便朝潇客燃冲过来。

    潇客燃挥剑斜劈,一剑砍在殷天豹身上,长剑却如同劈在金石之上,不但没有丝毫作用,自身也被震得“嗡嗡”颤鸣,潇客燃的手也被震得发麻,险些脱剑而出。

    潇客燃大骇,殷天豹此时便是金刚不坏之身,甚至身上每一处地方都充满浑厚的内劲,把所砰触到的事物生生震开。

    好在潇客燃身法极是迅捷,殷天豹招招狠辣,但还是被潇客燃有惊无险的避开了。

    殷天豹知道潇客燃身负渡燕门的轻功,想要拿下潇客燃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见莫少龙来助,一个反倒却再一次向莫少龙扑去。

    莫少龙年纪虽轻,但阅历却是不少,脸色微变,但也不至于多么难看,急忙调整身法继续与殷天豹周旋起来。

    可惜他先前便有伤在身,又没有渡燕门的轻功相辅,很快便被殷天豹逼得节节败退,伤势也更加严重了。

    潇客燃见殷天豹把心思全都放在莫少龙身上,自己虽说减少了很多负担,但是见莫少龙几番出现险象,不得不前去救他,如此便不得不跟殷天豹正面交锋,但正面交锋之下,两人被殷天豹压制得死死的,即使使出浑身解数也是无用,只是把殷天豹的衣裳刺得破烂不堪,殷天豹一来气,便把上身的衣裳撕了,继续跟他们打,结果两人先后都被打得吐了几口鲜血。

    眼看二人情况跃来越是危急,潇客燃不禁有些心灰意冷,原来他的战术是想要消耗殷天豹的体力,如此才有胜算,可是正如殷天豹所说的那般,他二人是连“耗”的资格也是没有啊,不禁摇了摇头,心灰意懒起来,似乎有些认命一般。

    莫少龙被殷天豹打得连连后退之余,斜眼望向不远处拄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潇客燃,一脸茫然的样子,丝毫战意也无,他心中一惊,喝道:“潇客燃,你不要忘了你娘还在等你回去呢!”

    闻言,潇客燃不禁全身一颤,想起小时候在娘亲身边的一幕幕,转而又想到了秋水山庄与娘亲久别重逢的一幕,又想到殷素琴被殷天豹打成重伤的一幕,忽然眼中一亮,喝道:“外公,我知道金蚕功的致命缺陷在哪里了。”rw

    :。:
如果您认为《天下双玲》不错,请把《天下双玲》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天下双玲 第二百六十七回 仗剑江湖游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