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战争笼罩荒原


    唐纳德家族目前的状况奥古斯都大致了解,老伯爵太老了,他撑得过今年寒冬,很难再撑过下一个寒冬,而他的继承人多年迷失在魔法的领域,就算在小捷琳娜的引导下,成功在奥古斯都前往帝都的时候走了出来,可他终究还是错过了学习的黄金年龄,短短的1年时间,唐纳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将他的继承人培养成一个各方面都适合带领唐纳德家族继续前行的掌舵者,尤其是在荒原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群狼环伺,就算他再信任奥古斯都不会打他的家族主意,可他同样很清楚,一个逐渐虚弱、渐渐失去利用价值的盟友,奥古斯都未必还会像他活着一样看重。

    再说,他本身就比许多人都要更了解这个年轻阿尔弗雷德伯爵的现实与冷血。

    荒原跟帝国终究不一样,极度有限的资源下,又有哪个家族有能力培养一整个序列的继承人竞争,抉择?

    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为了他的继承人与他的唐纳德,他也只有这个选择。

    可道理是这个道理,要让一个家族掌舵者,并且还是荒原上一线家族掌舵者就这样放弃他为之工作一生的家族,又有多难?

    谁又能够拥有这个勇气做出这个决定?

    奥古斯都甚至没去考虑老伯爵究竟是真诚还是试探,他下意识便要拒绝。

    但在他拒绝前,老伯爵很快摇头叹息:“拒绝一个临死老人的托付,可实在是一个很无礼的行为——小奥古斯都,不用多说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趁现在还有一口气,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闭上眼睛前能够看到你战胜你的敌人,获得最终的胜利,至于你打造的赛亚城,我想我很难有机会看到了。”

    “多想能看到如你所描绘,荒原上繁华拥簇的那一天啊。”

    老伯爵轻轻闭上眼睛,唇角流露微笑。

    奥古斯都神情复杂,尽管他很也知道,他没得选,早就跟阿尔弗雷德绑在了一起,他也无路可退,但在如今阿尔弗雷德命悬一线的大背景下,他依然坦然做出了这个决定,还是让奥古斯都百般滋味,感觉眼前这个老人真不像他印象中的那个总是含糊、精明的老狐狸。

    难怪他今天会用这种反常的态度和他说话。

    奥古斯都心存感激。

    他有前世灵魂,对人心、算计、阴谋、阳谋都不惧怕,可对这个世界许多深层次的了解,他到底缺少一个类似父亲角色的领路人,而今天,唐纳德老伯爵便是很好的扮演了这个角色,让他再次真实触摸到了这个世界。

    他沉默很久,缓缓道:“我会尽量让您看到您想要看到的那一天,至于您的唐纳德,我会在以后从您家里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交给他。”

    老伯爵有些虚弱的笑了笑,他摆了摆手,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不管这是奥古斯都的承诺,还是只是他的虚伪接受,都不重要了。

    他回头看了眼坐在他身旁的老朋友安东尼,用手杖敲了敲后者坐着的椅子,跟奥古斯都道:“我和安东尼去安抚你城堡里的客人,书房就留给你了,关于接下来的战争,每个方面每个细节,我想你都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思考。”

    他说完便和恼怒夺走了他的手杖,但搀扶起了他的安东尼走向书房门口,没再给奥古斯都说话的机会。

    奥古斯都目送唐纳德老伯爵离开。

    那背影像从前一样虚弱,步履艰难,身子佝偻。

    ……

    奥古斯都很快收敛心神,这个时候他也确实没时间感触感慨。

    老伯爵有句话说的不错,能把事情想的有多糟,就一定要做好迎接更糟的打算,他很快分析塞巴斯蒂恩这个来自帝都的贵族少爷,老实说,他对塞巴斯蒂恩的了解并不多,只是从索菲娅那里知道奥斯汀-赫尔曼身旁有两个同伴,一个是塞巴斯蒂恩,性格冲动暴躁,再一个是卡斯蒂亚的继承人列佛,沉稳睿智,堪称完美互补,而现在,他要面对的敌人,除了道格拉斯,这两位少爷也一起来了,那么考虑到他们的性格,再结合塞巴斯蒂恩的父亲又是间接死在奥古斯都手中,奥古斯都觉得他们一定不会给他太多准备的时间。

    很可能只要完成汇合,他们几乎不会进行太多休整,就会向着阿尔弗雷德发起进攻。

    他看着眼前荒原沙盘,皱眉想了想,又拿出阿尔弗雷德领地的地形图,将视线牢牢锁定在与弗朗西斯领地接壤的格林镇上。

    该如何应对他们强大的骑士团?

    上千人规模,起码5级以上的斗气实力,不要说阿尔弗雷德,就算荒原上所有骑士都摆在一起,恐怕也不具备跟这样一支骑士团正面厮杀的实力,就算奥古斯都隐约记得,前世好像看到过对付骑士团,可以用步兵排成长矛方阵应对,但问题是,这个世界上的骑士跟他前世知道的骑士完全又是两个概念,单体实力直接碾压他所有的骑士,步兵,他又能做出什么布置?

    他想了很长时间,终于发现他不可能从战场上获得胜利,甚至连拖住他们的脚步都未必能够做到。

    他只能放弃对正面战场的研究。

    喊来他的骑士团长凯蒂恩尼,奥古斯都犹豫再三,还是指着格林镇的地形图,交代凯蒂恩尼按照他的意思去布置。

    凯蒂恩尼始终深深皱眉,根本掩饰不了他本能的抗拒与拒绝。

    ……

    在弗朗西斯城堡前,一大早,沐浴着初春的阳光,上千人规模的骑士团集结完毕。

    由于这段日子道格拉斯伯爵始终压抑着他的愤怒与暴虐,塞巴斯蒂恩年少爷又迫不及待的想要为他父亲复仇,列佛也不想拖延导致夜长梦多,三个人几乎是前天晚上碰头,便一拍即合,迅速达成了立刻向阿尔弗雷德发起进攻的共识,他们不愿意,也不会给阿尔弗雷德任何喘息等待的机会。

    塞巴斯蒂恩左臂缠着一条黑纱,他面前罗德里安的骑士们也如他一样,500人规模的骑士团整齐排列,看起来格外肃杀。

    而他身旁,道格拉斯伯爵亲自率领的血狼骑士团,虽然数量已经不足500,但因为道格拉斯家族毕竟不在帝都,家族血液中又天生充斥着血腥与暴戾,常年征战下,比起罗德里安的骑士团,血狼骑士团更可怕更嗜血。

    再往后,便就是弗朗西斯的骑士团了——根本没什么可比性。

    但尽管如此,站在最后的弗朗西斯伯爵依旧亢奋且激动,想起道格拉斯伯爵杀死的他那些不听话的仆人,再想起不久之前他惶惶不可终日,几乎从不敢闭眼休息的日子,他在他残余的骑士团前方仍然挺起了胸膛。

    浅尝了做人的感觉,他最终还是觉得做狗的感觉更好。

    他眯起眼睛,不客气的说,这样一支可怕的力量,踏平整个荒原都够了,何况是一个阿尔弗雷德?

    塞巴斯蒂恩率先发声。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他火红的头发上,他向他的骑士举起长剑:“血仇!”

    500名罗德里安骑士将手中长枪尾部撞击大地:“血仇!”

    道格拉斯伯爵神情狰狞望着他的骑士们:“如何才能让我们手中的剑锋利永恒!”

    “鲜血!”

    “鲜血!”

    “鲜血!”

    整齐如一人,连续三声的怒吼几乎刺破苍穹。

    骑士团随即开拔,离开弗朗西斯城堡,掀起滚滚烟尘,向着阿尔弗雷德领地发起进攻。

    ……

    与此同时,阿尔弗雷德领地的格林镇也同样完成集结。

    唐纳德的火狐狸,康斯坦斯子爵,菲尔莫斯,史蒂芬,再加上曾经克里斯多夫领地内的富兰克林子爵,总共提供了500名骑士,再加上阿尔弗雷德家族的300人骑士团,数量上看,与他们敌人的差距并不大,但考虑到这支800人规模的骑士团中,撑死只有200人斗气实力达到了5级,就足以想象这场战争是多么的让人绝望了,可以说,除了唐纳德老伯爵与奥古斯都,几乎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有任何获得胜利的机会。

    比起敌人那两支精锐可怕的骑士团,他们这支杂牌军,简直是太可怜太可笑了。

    即便唐纳德与奥古斯都想尽了办法试图给予康斯坦斯等人希望,但绝望的阴影始终都在。

    这股阴影,尤其是当康斯坦斯子爵等人远远看到那道浓烈烟尘时,来的更汹涌,更让人窒息。

    脸色发白的菲尔莫斯甚至已经在大地的震动中遏制不住了他双腿的颤抖,他小心翼翼看了眼站在他们身前的奥古斯都,低头小声跟史蒂芬,哆嗦道:“我觉得……我们还是走吧?昨天晚上奥古斯都也说了,我们随时可以离开。”

    史蒂芬苦笑,同样的绝望同样的凄惨:“走?走去哪里?荒原就这么大,哪里还可以容纳得下我们?”

    康斯坦斯倒勉强还能保持他的从容,他艰难捋了下他优雅的两撇大胡子,压低声音道:“祈祷吧……”

    战争,笼罩荒原。

    ……

    ……(未完待续。)</p>
如果您认为《不朽王庭》不错,请把《不朽王庭》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不朽王庭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战争笼罩荒原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