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章.有钱之人爱九娘.“现代”老总也买娼


    ( ..)    165章.有钱之人爱九娘.现代老总也买娼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这日子过的很快。自那日范先生突然得了一笔大财之后,范二毛心里忐忑不安,整日里心乱如麻,七上八下难以平静。

    范二毛这些天心情烦躁,也疏于往包武德家跑了。

    说心里话,他怕看到包武德那双眼睛,那双锐利的龙眼有看穿人的心灵的能力,范二毛害怕被他看穿了,可是很多天过去了,也没见啥动静,二毛渐渐的也就心安理得了,开始关注这些钱财了,心想:“我也有发财的时候,真是天上掉馅饼,砸中饥饿人。”想着不过得意地笑了起来,为自己的聪明点赞。想着伸手从枕头下拿出这几沓钱把玩一会,一张一张地数上一数,最后放回原处,再用被子盖好,生怕这几沓钱飞了,来回反复几次他才放心的离开家,骑上摩托车往工地而来,心里总是有不踏实的感觉。

    到了工地他仍旧是穿梭在八至十二楼的工地上,别人看到了都说范先生工作认真负责,检查管理的到位。其实他还是心里没底,很烦躁,生怕事情败露砸了自己的饭碗。

    范二毛穿梭于楼盘之间,与四个工头打成一片,亲如兄弟。中午与他们几位一起胡乱地吃点东西,晚上时不时请他们出来喝酒,酒足饭饱之后,骑着摩托车回家,昏昏沉沉的睡觉,尽量不去想钱的事。

    只要不想钱的事,范二毛都能安安稳稳的睡着。可是有时候他会有意无意的摸索一下枕头下的钱,等到手指触及到这些钱时,他的心就会一下子颤栗起来,好像提到腔子口了,怕得他一下子坐起,使劲摇晃摇晃头,又一掌拍在脑门上,用尽方法压迫着自已冷静下来。然后才能躺下,瞪着眼睛睡觉,直到困倦不堪了,才混混沌沌的睡去。

    这日,范二毛仍旧象往常一样喝个小晕回家,到了家倒到床上就要睡,才刚混混噩噩的将要入梦,突然屋外急促地敲门声。范二毛打个疾惊坐了起来,随声问道:“谁呀?”

    “我。开门。”这声音很熟,二毛在脑海里一过滤,想起来了,这是包武德的声音,想罢范二毛急匆匆地下了床,冲出门外。

    打开大门,果然是包武德站在门口,这一下把范二毛吓的酒醒了大半,没有了睡意。

    范二毛赶忙把包武德让进屋里,看上去包武德也是喝酒刚散场,醉意正浓,歪歪斜斜地走进屋里,然后在屋里转了一圈,醉眼惺忪地看了看范二毛,说道:“范先生,你明天把这套房子的钥匙配一套给我,我有安排。”说罢了又晃晃悠悠地走出屋子,出了大门扭过身来摆摆手,又道:“记住啊!明天配套钥匙给我送去,我走了。”说罢,转过身去摇摇晃晃地走了。

    这一夜范二毛没睡觉,瞪着眼睛瞪到天亮。

    天亮了,范二毛用凉水洗洗脸,为的是清醒一下脑袋。

    出了门,范二毛在路边简单地吃点东西,便向城中心走去。

    小城不大很快来到这座小城的城中心地区,只有这里可以找到配钥匙的,很快范二毛便在个配钥匙的摊位前了。

    这会配钥匙的刚出摊,范二毛站在摊位前等着,他暗暗在想:包经理找我要钥匙干嘛呢?这个问题他昨天晚上瞪着驴眼想一夜也没想出来,如今来配钥匙了仍旧在想。

    配好钥匙范二毛没敢等,直接去了公司。

    他没敢去包家,而是去公司交给了梦柯。在梦柯微笑着接过钥匙的一刹那,范二毛魂飞天外,又想入非非了,心想:“这女孩儿真是太美了,能得一夜消魂,胜似蟠桃会上拥仙女。”想着出了武德建筑公司往工地走去。

    想也是白想,这女孩儿来到这世界可不是还他这份情债的,自有主儿了。

    到了晚上下班回家,一进门把范二毛吓了一跳,以为走错门了。

    原来映入范二毛眼帘的是客厅里摆了一套大沙发,沙发前放着一个精美的玻璃茶几。

    范二毛看看没敢多想绕过沙发进了自己的屋子,西屋他住那间原封未动,再往东屋来,东屋里却多了一张双人席梦思床,床头边还摆放着一个布艺柜。

    范二毛看罢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个健步又冲到自已的房间,伸手翻开床头的被子,几沓钱原封不动地放在床头。范二毛提起的心又落回到原地,等心跳平复下来,一屁股坐在床边似乎明白点什么了。

    这一夜范二毛又是混混噩噩的睡去,不能听到大门外有一点动静,连一声狗叫声都立即把他吓醒,醒来瞪着眼睛看天花板,又是很长时间才能睡去。

    到了天明,范二毛不由自主地嘀咕道:“这世界上没有好干的活,也没好吃的馍。这贪污犯也不好当,受点贿比偷人还胆颤心惊的哩,也不知道当官的受贿时心情是啥样,反正我是快得神经病了,既使得不了神经病,也得吓出个心脏病。”想着嘀咕着。

    洗漱完毕,进里屋把钱找个严谨的地方藏好了,才开着摩托车上班去了。

    到了工地,这一天范二毛还是没离工地。

    中午在工人的大伙上简单的吃点饭,到了晚上,范二毛为了排解心中的烦躁,又拉住四个工头出去喝酒了。

    刚走到大门口,腰里的传呼机响了,范二毛停下摩托车,一只脚踏着地,顺手从腰间抽出传呼机一看,上面写着:“速回家。”落款是包武德。

    范二毛看罢扭过头来望了一望四人,说道:“包大老板找我哩,对不起了啊,你们几个找个地方随便吃点好了,帐算我的。”

    “说的啥话,你忙吧,大老板找你哩,一定有事,快去吧。这里有我哩,我请他们喝酒。”杏花家的接口道。

    “中,中,我先走了。”说罢一脚油门,摩托车箭一般地飞驰而去。

    到了家门口,大门虚掩着。范二毛没下车骑着进了院子。

    进院子停好车,范二毛向屋里走去。一进屋就三个人,认识。一个包武德,一个范甘迪,还有一个是十**岁的女孩,只这女孩没见过,不认识。

    不用介绍,范二毛站在一旁等着包武德发话。

    “坐,坐吧,喝酒。”包武德一拍他身边的沙发示着他坐下,范二毛这会才注意到茶几上摆放着几盘菜,筷子酒一应俱全。

    范二毛欠欠屁股坐了下来,侧着身子等着包武德发话。

    “倒酒,倒酒。”

    范二毛赶紧伸手拿过酒瓶,端起酒瓶就要倒酒,这时那女孩站起身来抢过酒瓶,说道:“我来倒酒吧,你们喝酒。”

    酒过三巡,包武德的话多了起来,就见包武德指着范甘迪说道:“这是范局长,你们认识的,我不介绍了。我说重点的,打从今天起,你这个小院就是我们常住地了。以后我们来,什么时候来,怎么来,你不用管。你只管上你的班,睡你的觉,在这里遇着我们喝酒你只管跟着喝,遇着我们在这里吃饭你只管跟着吃。至于房租费,水电费以后你就不用管了,你只管住好了。”

    范二毛疑惑不解地用寻问的眼神望着包武德。

    “看啥,不明白?”

    “嗯。”范二毛使劲地点点头。

    “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看你这地比较清静的,所以我准备把这当成一个聚散点,没事了好来这里玩,这里多安全,又僻静,谁能知道我们会在这里,累坏她们的脑袋她们也想不到的。”说罢神秘地一笑,说道:“在这里玩好防黄脸婆呀。”

    “啊…”范二毛终于明白了,于是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

    没过多久,范二毛已经不胜酒力了,于是站起身来望着包武德,说道:“包经理,你与范局长继续玩,我已经不能再喝了,我有点头晕,我得进屋躺会去。”

    “好,好的,你去吧,不吃饭了?”

    “不饿,不饿。你们玩,你们玩。”范二毛说罢起身进里屋去了。

    进里屋躺到床上,范二毛已经睡意朦胧了。

    原来范二毛这些天的焦虑等听完包武德的话,算是彻彻底底地打消了。

    听了包武德话,又观察包武德看他的眼神,范二毛心想,他受贿这事包武德一点也不知道,所以这些天的担心是多余的。想到这,范二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心平静下来,睡意也上来了,不多时范二毛便进入了梦乡,香甜地睡着了。

    待到第二天起床,走到堂一看,剩菜余酒散落在桌子上,再往东屋走去,床上被子倒是叠的整整齐齐的,就是往地上看时,纸篓里丢了半纸篓卫生纸,一看就知道是昨天晚上两人用的。

    范二毛摇摇头走回自己的屋子,翻出那几沓钱走了出去。

    出了家门,范二毛找个银行把钱存了起来,拿着存折,范二毛得意地笑了。

    从这天起,隔三差五的范甘迪就会来一次,每次来都带着他的小情人。

    范二毛看后心里想:看看人家的人生,这才叫活得精彩呢。

    随着时间推移,范二毛的心情也开始平静下来,心态又回到从前的状态,于是他又开始早晨起来往包家大院去了,看到包武德没有了怯意,却增加神秘地笑容,有时候他看没人在时,也会壮起胆来问:“今晚上还去不去呀?”

    包武德狡黠地一笑了之。

    等到晚上必会是两男两女,或两女一男,时不时是两男一女嘻笑着起进范二毛的家,酒足饭饱之后,东屋里传出女人刺耳的声音以及床头撞击墙壁的咚咚声。

    每当范二毛听到这两种混合交响曲时,就会双手紧紧地握着一硬棍滴溜两软蛋,然后夹紧了两腿,夹到蛋疼才松。

    正是:

    有钱之人爱九娘,

    “现代”老总也买娼。

    石崇钱倾绿珠妹,

    凤仙裸睡将军旁。(未完待续。) </p> ..
如果您认为《天济色盈》不错,请把《天济色盈》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天济色盈 165章.有钱之人爱九娘.“现代”老总也买娼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