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投降也是一门艺术


    开罗城内的大人物们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散落在外面的法军官兵就不一样了。明知道埃及战场无力回天,又被堵住了后路,傻子才会死磕到底。

    奥地利许诺的投降条件,只是一个催化剂,促使大家下定决心的,还是手中的物资不多了。

    特别是一些陷入包围圈的要塞据点,已经开始限量供应食物。再这么拖下去,不等敌人发起进攻,他们自己就完蛋了。

    位于尼罗河东岸的阿斯旺,只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城,能够被人所熟知,还是因为几年前的那次大起义。

    叛军炸毁“阿斯旺大坝”,洪水泛滥淹没了下游的三角洲,引发了欧洲媒体的关注,才闻名于世。

    吃一堑,长一智。在剿灭叛军过后,埃及殖民政府就在阿斯旺地区部署了重兵,不起眼的小城阿斯旺,一跃成为了军事要地。

    欧陆战争爆发后,为了避免重演水淹三角洲的悲剧,法国人再次向阿斯旺地区增兵,总兵力一度超过八万。

    凭借雄厚的兵力,阿斯旺地区的守军多次粉碎了奥军的进攻。可惜这没有什么卵用,大规模战争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能够扭转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边的友军陆续倒在敌人的枪口下,阿斯旺地区的法军渐渐成为了孤军。

    ……

    阿斯旺法军指挥部,此刻是将星云集,能来的法军高层军官基本上都来了。

    “考姆翁布的守军在五天前就投降了,敌人的包围网已经完成。其它地区的局势也不容乐观,援兵是不会有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没有人愿意承担投降政治灾难,作为阿斯旺守军主帅的阿尔芒中将同样也不例外。

    为了战后不上军事法庭,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是集体决定,大家一起承担责任。

    “中将阁下,战区司令官部那帮官老爷们给我们的命令是死守阿斯旺,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实际情况。

    战争进行到现在,我们已经付出了三万余人的伤亡,总兵力也从巅峰时期的八万下降到了现在的五万。

    更糟糕的是我们储备的战略物资不足,药品基本上已经差不多耗尽,武器弹药最多再支撑一次战役。

    为了减少粮食消耗,我们甚至驱逐了辖区内的平民。可这仍然不够,就算是按照最低标准进行配给,最多也就支撑一个月。

    死守阿斯旺地区的条件,我们根本不具备。就算是敌人不发起进攻,要不了多久我们也会被饿死。”

    阿斯旺地区人口有限,后世这里也就二十来万人,现在就更不用说了。战争爆发后,军队数量就超过了平民。

    作为法兰西的棉花地,阿斯旺地区也没有例外,大量的农田被用来种植棉花。

    平常时期无所谓,战争时期就悲剧了。即便是驱逐了平民,守军还是没有筹集到足够的粮食。

    各项战略物资都缺,军需官的日子自然不好过。别的军需官都在大鱼大肉,作为阿斯旺守军的军需官,阿尔蒂尔少将却快要愁秃了顶。

    好日子没过几天,就被敌人切断了后勤补给。别说捞油水了,怎么填饱士兵的肚子,都成为了问题。

    不是阿尔蒂尔尽职尽责,事实上他也是标准的法式军需官,捞钱的时候绝对不手软。

    现在之所以收手,一方面是担心士兵哗变,这是有先例的,法军可没有饿死不闹事的传统。吃不好就算了,要是吃不饱分分钟翻脸。

    另一方面是他知道捞钱也得先保证有命花才行。战争进行到现在,阿尔蒂尔少将已经对阿斯旺守军丧失了信心。

    打不赢,最后的结果无非被歼灭,或者是投降。阿尔蒂尔少将没有光荣的决心,他只是一名军需官,又不需要为战败投降负责。

    别看奥军承诺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真要是成为了俘虏,巨额的财富就是一道催命符。

    战争年代,死个把人再正常不过了,尤其死的还是战俘,更不会有人过问了。

    阿尔蒂尔少将的身家已然不低,能不能保住都是一个未知数,再多那就成肥羊了,自然是不敢冒险。

    能够坐在这里的都是聪明人,阿尔蒂尔少将的用意大家都领会到了,后勤支撑不住了,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投降借口。

    至于后勤压力有没有这么大,是不是真的没弹药,或者是说马上就要断炊了,这个问题一点也不重要,反正大家都默认是了。

    一名中年军官附和道:“阿尔蒂尔少将说得不错,现在我们确实不具备死守阿斯旺地区的条件。如果没有援兵和后勤补给,阿斯旺地区沦陷只是时间问题。

    据说敌人还有一种全身上下包满了钢板的汽车,非常的厉害,野战中堪称无敌。我们的主力部队都是被他们击败的,正是上次会战的失败,才导致了局势的崩溃。

    现在我们还没有对付这些铁疙瘩的办法,短时间想要恢复后勤补给线,几乎没有任何希望。

    况且,我们在埃及地区囤积的战略物资本来就有限,就算是打通了敌人的封锁线,总指挥部也拿不出物资支援我们。

    既然阿斯旺地区注定守不住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做无谓的牺牲。为了保卫埃及,法兰西已经牺牲了超过二十万人,现在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关键在欧洲,而不是阿斯旺。就算丢了这里,只要欧陆战争获得胜利,现在失去的,未来同样会回到我们手中。”

    “阁下,你这是在偷换概念。阿斯旺地区确实影响不到这场战争的胜负,但是埃及地区的归属却影响着胜利的天平。

    一旦阿斯旺地区沦陷,敌人就能够炸毁大坝,水淹下游的三角洲地区,摧毁埃及地区的社会秩序。

    到时候无家可归的埃及人就会起来造反,对我们的统治造成致命的打击,这会连带着整个埃及地区沦陷。

    为了法兰西,我们必须要坚持住,哪怕是多坚持一天,对国内战场也是莫大的帮助。”

    任何一个国家都不缺热血男儿,法兰西也不例外。前面说战略物资不足,安托万少将没有办法反驳。现在直接说投降,他就忍不住了。

    要知道投降也是会传染的,阿斯旺地区的法军想要投降,实际上也是受友军们的影响。

    最早投降的是前来增援的意大利师,本来巴黎政府把他们派过来,就是为了断绝他们同意大利独立组织的联系,降低安全隐患。

    毕竟意大利人同奥地利的关系也不咋地,在法国政府的刻意宣传之下,很多意大利人都仇视奥地利。

    然而,这一切都不能阻挡他们投降的决心。再遭遇奥军毒打过后,这些家伙果断的选择了从心。

    相比之下,这也算不错了。要是留下欧洲大陆,这种纯粹的意大利师,巴黎政府更是完全不敢用。

    一旦和独立组织搅和在了一起,就不是投降的问题了,而是有可能直接哗变。

    战争进行到现在,已经有三个纯意大利师在战场上倒戈,差点儿把法国人苦心经营的南线搞崩溃。

    好在,这种纯意大利师数量不多,都是法兰西兼并意大利邦国的历史遗留产物,这么些年已经被法国政府陆陆续续裁撤的差不多了。

    利用这次战争的机会,巴黎政府更是直接夺取了几个意大利邦国的军政大权,原两西西里王国、托斯卡纳等邦国政府都成为了橡皮章。

    如果法兰西赢得了这次战争,这些意大利邦国恐怕会彻底成为历史,连做橡皮章的机会都没有。

    内部的麻烦是解决了,埃及地区的法军却被坑惨了。顶着主力部队的明头过来,却打出了连殖民部队都不如的战绩。

    前面的交战中法军溃败的那么快,除了装甲部队却是厉害外,这些拖后腿的家伙也是居功甚伟。

    打仗虽然不行,跑路却是第一名。

    如果有人进行统计的话就会发现,在前面的会战中意大利师不光溃败的最快,伤亡率也是最低的。

    战后分散驻守各地,这些家伙同样没有罢休,继续发挥坑货属性。不光是自己投降,为了卖上一个好价钱,很多时候还动员队友一起投降。

    至于和奥地利之间的仇恨,那是有民族独立重要,还是有神盾重要?

    见有人出来唱反调,众人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谁都想当英雄,没有人想当懦夫,可是当英雄的代价太惨重了。

    见场上的局势发生变化,主帅阿尔芒中将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安托万少将,你先冷静一下。没有人愿意看到埃及地区沦陷,但是我们真的打不下去了。

    或许你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包括我们同外界联系的电报,都是敌人故意留下的。

    截止到目前为止,埃及地区三分之二的城市都落入了敌人手中,有超过二十万的法军放下武器投降,剩下还在抵抗的城市的包括开罗在内,都是摇摇欲坠。

    敌人已经掌握了战场上的主动权,他们根本就没必要炸毁大坝,阿斯旺地区的战略价值已经消失了。

    如果不是因为尼罗河,敌人甚至都不需要占领阿斯旺地区。

    为了这场战争,法兰西已经付出太多。如果算上国内,现在阵亡人数恐怕已经超过了一百万。

    这已经将近我们总人口的百分之二,然而距离战争结束还是遥遥无期,最终的伤亡人数谁也不知道。

    既然阿斯旺地区已经注定保不住了,那么作为指挥官,就有义务将小伙子们安全的带回去。我们不能为了一时之气,就打光这一代人。”

    前面的都是借口,但是最后一句,却是阿尔芒中将的真心话。

    法兰西帝国看似有六千万人口,可是意大利人和他们离心离德,真正意义上的人口也就本部的那三千七百多万。

    战争爆发后,虽然也征召了意大利人入伍,但征召的主力仍然是法兰西人,战场上阵亡最多的同样也是法兰西人。

    人到用了方恨少。战争进行到现在,法国政府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人力匮乏,精英们也意识到了人口的重要性。

    不过这一切都晚了,人口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增加上去的。就算是马上造人,那也是要等上二十年才堪用。

    面对残酷的现实,安托万少将陷入了激烈的心里斗争中,半响功夫后狠狠说道:“既然是如此,那我们先炸了阿斯旺大坝再投降。反正埃及地区都保不住了,干脆留下一个烂摊子给敌人。”

    话刚落地,阿尔芒中将就急忙反驳道:“不行!下游还有我们的部队,要是突然炸毁大坝,我军必然会损失惨重。

    每一名士兵都是法兰西的英雄,他们可以死在战场上,但绝对不能死在我们自己人的手中。”

    毫无疑问,这只是一个借口。电报没有被切断,阿斯旺地区的守军还有和外界联系,提前通报消息就行了。

    只不过这么一来,下游的守军都可以合情合理的投降了,丢城失地的责任全部都会落到他们头上。

    作为主帅的阿尔芒中将,自然是第一责任人。战后就不光是要被军事法庭问责,而是直接要挨枪子。

    不光是主帅完蛋,在场的众人同样要跟着完蛋,谁也跑不掉。爱国归爱国,要赔上身前身后名,大家还是敬谢不敏的。

    ……
如果您认为《神圣罗马帝国》不错,请把《神圣罗马帝国》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神圣罗马帝国 第一百九十五章、投降也是一门艺术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