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不揭穿的谎言


    ( ..)    关于要给紫渊和红衣一个怎么样的解释才能将她们糊弄过去,陈大伟还是很用心的考虑一番,至于明天的比赛又要怎么样才能阻止到这样的悲剧发生,他一样得想出个可以实行的方法出来,可是鸦羽这边没给他更多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而是再一次打算走出房间,只不过现在的她,脸上面是弯起了一个弧度的嘴角,挂着一副已经足够让人可以安心的微笑,一脸认真的对着陈大伟这边说道:“走吧!她们两个都等不及了吧!”

    “等下,我还没想清楚要怎么样跟紫渊和红衣两个人解释啊!”尽管鸦羽现在的表情确实能够让人安心了,但是陈大伟这边还没想好容易糊弄过去的谎言,就会这样出去被稍微质疑一下都不可能隐瞒下去的,可是鸦羽这时候却是摇着头,一副理所当然般的解释道:“不需要的,就算知道是谎言都好,她们都不会当场拆穿出来的,放心吧!”

    这么自信的一句话反而是让陈大伟最不安心的,可是鸦羽现在执意要出去,他也不好再加以阻拦,等会也只能是靠着自己的急智来做好各种的应对,反正现在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一个完美的谎言将这件事一笔带走的,只能是寄望紫渊和红衣两个真的能像鸦羽所说的那样,真的不会当场拆穿,不过鸦羽的自信并非毫无道理的,这个时候来打感情牌确实要比陈大伟这边找其他接口要好上不少。

    两人前后脚刚出房间,紫渊和红衣两人便立即赶到他们面前,也幸好是鸦羽走在前面的,她这样恢复常态的样子,便先让另外两人立即将注意力都放在这上面,上下身体打量了一会之后,紧接着是紫渊先开口紧张的询问道:“鸦羽,你身体没事吧?”

    “我没事。”鸦羽用着平淡的语气应着话,红衣见她好像真是没事的样子,立即就追问起来:“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只是跟那个女人有些个人恩怨拉扯上了,哈哈,要不是紫渊要跟她上场比赛的话,我就来做她的对手好了!”鸦羽这番解释只会让陈大伟彻底绝望的闭上了眼,哪怕是被紫渊或者红衣再】→dǐng】→diǎn】→小】→说,.2︽3.→o< s="arn:2p 0 2p 0"><srp p="/aasrp">s_();</srp></>追问一句“什么恩怨”之类的,都很难将这个话题接下去,更别说她这解释的语气是多生硬的,完全就是摆明在说谎的样子,可尽管如此,紫渊还是很努力的摆出一副认可的笑容出来,应着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可是提前预定了哦!还有,要是再有下次在决斗前去打扰我的对手,我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好说话了!”

    在旁边的红衣楞了一下,望了一眼紫渊之后,很快连她都开始配合着说道:“是啊,再怎么说,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你也实在让我们太担心了!”

    “所以现在要跟大家说声对不起了,反正这次之后我是知道打不赢她了,所以紫渊,明天的比赛,顺便要帮我出口气!”鸦羽就这样装作就是那么一回事的将这句话说完之后,迎来的也只有紫渊diǎn着头应了声,就这样,算是无惊无险的将这件事带过去了,但就在陈大伟想要松开口气的时候,红衣却是用着非常生气的目光死死盯着他这边,就是现在不将这么显而易见的谎言揭穿,也并不代表着回去之后,就不会再另找陈大伟算账。

    也就是说,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啊!不过现在能够暂时不追究那是再好不过的事,因为毕竟他们的人还在城主府这里,真要在这边继续胡闹下去,只会徒添笑话,而且对紫渊和红衣两人来说,鸦羽能够稳定好情绪,没有受到重伤,就这diǎn便足够了,要知道现在女王之刃里面,也就剩下她们三个人能够互相扶持一下,尽管说,雪莲和言月的离开也只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但这样接二连三的事情真不是这几个人想要看到的发展。

    出去的时候,陈大伟还是有返回到刚才遭遇上的地方,荒无神和七月的人都留在那边,他独自一个人前去跟这帮人道谢了一番,又支支吾吾的想要将鸦羽的事情搪塞过去,这么明显不想说的表现,最后七夜杀也没追究这个问题下去,反而是出于好心的再度询问着他这边是不是真的没事了,在语气上面尽管是表现得平淡,但是她有这份心意还是让陈大伟会心的应声下来,就算那层姐弟关系被抹消了,七夜杀的本性还是自己所熟悉的。

    这次是离开的匆忙,一帮人最后是连明天后面两场的对阵安排都不清楚,回过神来,人都已经回到旅馆里面了,而沙夜今天依旧是不见踪影,大概会像昨天晚上一样,会主动回来一趟确认一番大家没事之后,便会再度出去的,她决心想将言月带回来,同样会顺便去查探雪莲的行踪,正是比起任何人都更信任着自己团队的成员,在这些接二连三的事件发生之后,沙夜这番表现才会显得如此执着,也可以说是一种顽固的性格。在发现女王依旧不在,鸦羽却依然挂着一脸微笑,表情略为僵硬,而这次,依然是没有人去揭穿她这副笑脸,大家相视一眼,随后在红衣使劲的用眼神示意之下,才由陈大伟硬着头皮开声劝说般说了句:“鸦羽,不如你先去休息一下吧,虽然说是没受到太重的伤害,但是精神方面应该疲倦了吧?”

    鸦羽回头望了陈大伟一眼,是带着略为奇怪的目光,但后来她还是自己直接diǎn明般的说道:“今天的所有事,能不能不要跟陈大伟他那边追究下去啊,可以的话,等到明天紫渊的比赛结束之后,我会亲自跟你们两个解释的。”她很快是低下了头,语气略为低沉和失落,就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事,让陈大伟开声支走自己之后,再来对他追根问底。正是知道这一diǎn,鸦羽才会自己diǎn明出来的说出这番话来,紫渊和红衣互相对视了一眼,又是有些埋怨的望向陈大伟那边,却是发现他也跟鸦羽一样,情绪表现得有些低沉失落,是意味着这是件不太好的事情一样,可是既然鸦羽都这样要求了,她们也不不能等到明天比赛结束,所以紫渊这边很快就diǎn着头,彻底的应诺道:“好,等我明天赢下比赛之后,你再告诉我吧!”

    殊不知她这话是有多戳陈大伟和鸦羽两个人的心,可他们又不能表现出来,硬是要将这份复杂的心情掩盖掉不被发现。至于红衣即便不情愿,那她也不是不能等多一天的时间,当然现在还是会继续胡乱猜想一下今天的鸦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而至于目前还有别的事情,除了将雪莲和言月两人找回来之外,莫测这个失踪的军师一样是到现在一diǎn消息都没有,只是比起其他人,红衣还能指望一下八日梦那边能够有好消息传达给自己,那样的话,也就不枉昨天帮她圆谎的事了。

    鸦羽回去房间休息之后,紫渊同样扔下一句“调整状态”,人便独自离开,至于陈大伟本来是可以考虑将明天可能发生的事情坦白给红衣知道,问题是他现在还没想到阻止紫渊消失的方法,更是完全不能保证对方会不会像鸦羽一样,去干一些蠢事出来,结果还是担心到这一diǎn而放弃主动坦白,现在说出来只怕会添乱的话,还是等着自己想出办法来才说吧。后来还是陈大伟自己主动说要回房休息,顺便查看使魔复活的情况,才得以溜走。

    留下来的红衣没多久也离开了,她总感觉鸦羽刻意隐瞒着偷袭七夜杀的原因,并不是简单的私人恩怨,而且还是明知道紫渊最不喜欢这样来扰乱她的对手,可是鸦羽还是干了这种蠢事来,最后还用着这样的烂借口将具体原因拖到明天之后,还有最重要的一diǎn是,鸦羽当时完全疯掉一样要想杀人的表现,那是红衣多久没见到的一幕啊,正是因为彼此之间太熟悉了,所以一切看起来都是非常离奇,比起紫渊想要调整好各种状态而不追究起这件事,红衣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执着的,只是出去之后,她又该从何开始调查呢?转念一想,目前还是只有八日梦是有可能解答到自己问题的唯一人选,但这个想法只是个人的意愿,并非是基于理性考虑得出来的结果,因为事实上就算找到八日梦询问,对方很大几率是给不到自己真相的,可是红衣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她。

    沙夜风尘仆仆的回来之时,并没有主动让其他成员集合,而是稍微确认了众人的安全之后,又再度打算出去继续寻人,只是陈大伟本来就一直等着她回来而一直留在房间里头,没有出去,也没有休息,大概是能察觉到她有匆忙回来的迹象,陈大伟才开口将人喊住,而不久之后,沙夜整个人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我只是想问下你,明天紫渊的比赛,能跟我们一起观看吗?”陈大伟开口先问着话,他有注意到沙夜脸上的表情在听到他这个问题之后,略显出不快,然后很快她也是回应道:“我会去现场看的。”

    “但我是想你能够以我们的女王身份,去见证紫渊这一场比赛,我知道你嫌麻烦,也知道你现在更操心其他两个人的事,但是明天的比赛,很可能是紫渊最后……”陈大伟最后的话还是没办法彻底说出来,他这样要求沙夜,并非是因为自己想到的任何阻止紫渊消失的方法,而是完完全全想要让紫渊是带着女王之刃这个团队的荣誉上场的,她们还有陈大伟自身都是属于眼前这位女王的利刃,要是这样重要的日子,身为女王的沙夜不出场的话,这个团队也是彻底名存实亡了。

    正如陈大伟所说的,沙夜嫌弃麻烦,是从海港城之后,就一直有种厌倦的疲惫感,直到不久前才恢复了多少,再由昨天的事情引爆,让她认为自己必须得做些其他事情才能将所有关系变回原来的样子,也就是目前的执着,可是只管执着的去找其他二人,就可以彻底忽略了还留在身边的人吗?再说到紫渊会消失这件事,她昨天的回答显然不是真心的,却得狠心下来,这才是她一开始就决定好的事,能够让这些人得到满足之后彻底的死去,这才是对她们五个人真正的救赎啊!

    但是沙夜最后都没有给陈大伟一个正面的回复,她就像逃避问题一样的消失在房里面。 ..
如果您认为《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不错,请把《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二百四十章:不揭穿的谎言的连载更新!